一本到日日视频在线专区

友情鏈接

平安即是福
來源: 作者:王書敏 發布時間:2019-05-10

老有所養、老有所醫、老有所樂,可能是上了歲數老人最大夙愿。近兩年母親身體每況愈下,從初始的思維模糊、記憶衰減,逐漸發展到肢體行動不便,言語口齒不清,老年病常見癥狀幾乎全部顯現,現己確診為老梗塞。前不久,在市二院住了十多天。出院不足余月,病情復發,現又來住院了。

唉!這怎么回事呢?我們一籌莫展、不知所措。母親年輕時身體非常好,手腳勤快,做事麻利。小時候我們家都是男孩,兄弟幾個調皮、貪玩,家務活從來也幫不上什么。燒煮槳洗,家里家外都是母親一個人整天在忙碌。她起五更,睡半夜,白天要上班,一家老小衣服、.第二天午飯、打掃房間衛生都是晚上忙。那時沒有洗衣機,全靠搓衣板手洗,經常是半夜里還聽到她在公用水房里洗衣服的嘩嘩流水聲。就是這樣含辛茹苦,她也很少生病,更別說住院。這次怎么躺倒了就起不來了呢?

原本以為到醫院吊吊水,疏通疏通血管也就差不多了。沒想到回到家沒幾天癥狀又復發,看來這次遠比上次要嚴重的多。我們都很憂慮,不知該怎么辦?母親今年八十四了。在中國有很多和生日相關的俗語里,流傳最為廣泛的就是這句“七十三八十四,閻王不叫自己去”。對于老人們來說,73歲和84歲是他們人生中的一道坎。如果活過了73和84歲,那么接下來的日子還會很長,甚至還能長命百歲。

真不知這道坎母親能否過得去,但愿老天保佑老人家能闖過這道坎!印象中母親的身體一直很好,常年幾乎不生病,相反看起來身休頗為壯實的父親到是經常小病不斷,血壓高、血糖高、冠心病、白內障等等老年人常見毛病他幾都乎有。母親高小畢業,在當時她們同齡人中算得上是文化人了,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她即隨父親來到合肥汽車配件廠參加了工作,因為有些文化,廠里分配她做直流電工。因此對汽車電路、汽車電瓶方面的知識她還是懂些的。

我們兄妹四人分別出生于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,那時候左鄰右舍家家都有一大幫孩子,那時候幼兒園也很少,家屬院里的小孩子都屬放養型,沒人照看,基本上都是大的帶小的,小的帶更小的。我們家三個‘光頭’(江淮地區對男孩的昵稱)歲數也都緊挨著,調皮、搗蛋、好動是男孩子天性,因為經常惹禍、犯錯,小時候兄弟仨沒少挨父親的揍。母親護犢子,但脾氣爆躁的父親怒火中燒時根本就收不住手。記得小時候我們家闖禍最多的是老二,小屁股經常被打的皮開肉綻,每每這時母親總是心疼的直掉眼淚,可又怎么辦呢?

文革開始后工廠似乎全面停產了,后期因為減員廠里的女職工80%都下放回家了,母親也失業了,為了生活,她又去建筑工地抬大土。這又苦又累的重活,原本都是男人干的,但為了這一天一塊二毛五的工資,母親硬是咬緊牙關,干了整整兩年,也就在那時候她落下了腰腿疼的老毛病,文革結束后工廠恢復生產,母親又回到廠里上班,剛開始分配在精加工車間銑床干輔助工,后來因年歲大了又到廠幼兒園當阿姨。90年代初,企業辦社會現象逐漸改變,廠辦幼兒園又移交了。廠里顧照她又在鍋爐房幫忙打雜干了兩年,直至95年退休。母親算得上是個職業女性,但這幾十年職業生涯似乎又述業無專攻。其實這也是生活所迫或者說是被子女拖累,那個年代,很多女性為了照顧家庭、照顧孩子都辭職回家了。但我們家情況特殊;奶奶、小叔、外婆、外公、姨娘都在農村時常需要接濟,僅靠父親一個人工資根本不夠,因此掙錢養家母親自然義不容辭。管它什么正式工、臨時工、家屬工,只要能掙一份工資,再苦、再臟、再累的活都去干。成年后我們兄妹在各自崗位上愛崗敬業、勤勉努力、事業有成,都與母親耕織與我們心底里的那份吃苦耐勞、堅韌不拔有著密不可分的影響。

斗轉星移,日月穿梭,父母都步入耄耋之年,我輩亦已花甲,雖兒孫繞膝,但父母健在,安享天倫理應先由著他們才是。如今母親身體有恙,兄妹們心情自是忐忑,各家平靜的生活秩序也都因為老人家反復住院,輪流看護而打亂了。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消愁愁更愁。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。但愿老人家能盡快康復,穿越時光隧道,我們還能回到過去,一家人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